- 鞭打芦花车牛返 推荐阅读-萧县论坛

作者:admin 2017-10-28 01:37:07 标签:
| 鞭打芦花车牛返 推荐阅读-萧县论坛



我不知道它承载了多少赞誉,如同我不知道它在岁月中历经了多少世代传承。此时,古老的村庄就在我的眼前,虽然正值仲春,有桃红柳绿春色的点缀,却依然显得沧桑、古朴,然而,这并不妨碍它成为皖北大地上一处独特的亮点。一则有关孝贤千年不衰的古老传说,就印刻在它的褶皱里。
此行,我们寻访的村庄名叫鞭打芦花车牛返。第一次听到这个有些拗口的名字时,我感觉它不像是一个村庄的名字,更像一个经过时光研磨和沉淀之后的故事。有人说,它是中国村庄中最长的村名。显然,与那些雷同而平庸的张村、李村相比,这样一个鹤立鸡群的村名足以让寻访者产生好奇和联想。时光穿越千年,古村联系着一个受世代景仰的人物———孝道始祖闵子骞。

闵子骞,又称闵子,名损,字子骞,春秋时期鲁国人,生于公元前536年,卒于公元前487年,正值中华文明的思潮澎湃激荡时期。据史载,闵子父亲闵马夫因不满鲁国“三桓弄权”,举家迁往宋国的附属国萧国,也就是今天的皖北萧县,安家落户,抚育后代。
作为儒家学说创始人之一,闵子以孝道著称,他最为著名的故事当属那则流传于后世的“单衣孝母”。在各种版本的传说中,我找到了一则比较权威的记载,滕旋这便是《萧县志》中描述的情形:
闵子遭继母姚氏虐待,寒冬时节,姚氏俩亲子穿的都是棉衣,而闵子只能穿芦花做的衣服。一次父子四人坐牛车外出探亲,闵子负责赶车,芦花衣不耐寒,冻得他瑟瑟发抖,牛鞭从手上掉落,此时两个弟弟却泰然自若。闵父以为闵子偷懒,便挥鞭朝他身上打去,这一打,打出他衣服内的芦花四溢mezco。闵父纳闷,忙去查看另外两个儿子的衣服,发现衣服里缝的都是丝絮,这才察觉出后妻无德。闵父气愤不已,于是打道回府准备休妻。闵子见此情形,跪劝父亲道:“母在一子寒,母去三子单。”面对知礼孝顺的儿子,闵父只好作罢。后姚氏悔改,待闵子如同亲生。

闵子父亲这一鞭子不仅打出一段礼孝贤道的佳话,还让途经的村庄从此声名远扬。为了铭记闵子骞的孝行,人们把此地原为“杜村”,改称为“鞭打芦花车牛返村”。
孝,是蛰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一种情怀,是一种乌鸦反哺、羊羔跪乳的大爱贞洁的厄运。千百年来,它以鲜明的个性构筑起国人生动却又内敛的精神家园。眼前这座平凡朴实的村庄和它蕴藏的故事,就是这种情怀和大爱最好的见证与诠释。
通往村庄的是一条并不宽敞的小路,我不知道,这条路蜿蜒到历史的深处,是否就是闵子当年跟随父亲出行途经的那条路。此时,道路的两旁一排排杨树已经吐露出绿芽,返青的麦苗在春风中摇曳,不远处,依然有盛开的油菜花吐露出缕缕芳香。时光总是在人们不经意中悄然流逝。我想,再深邃的目光也穿不透历史的烟云,再深沉的脚步也留不住岁月的旅痕,只有流淌在人们血液中那种世代相传的孝贤基因,如生命中生生不息的密码,演绎着最原始、最真情的传承。正是这种传承,让这座普通的村庄有了令人敬仰的热度。

古村依山而建,百余户人家分散在道路两旁。村庄很清静,静谧的氛围让我们对它增添了几分虔诚。我们在村庄中走走停停,希望能寻觅到先贤留下的音讯。让我略显遗憾的是,整个村庄并没有闵子的后人。然而,这并没有妨碍一代孝贤品行的传承。从村民们流露出的敬仰虔诚的神情和他们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中,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代孝贤永不消逝的身影。
闵子以“单衣孝母”而闻名,后追随孔子,成为孔门七十二贤之首。孔子对这位秉性谦顺的学生赞赏有加,向人夸赞说:“孝哉!闵子骞,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间。”传说闵子跟随孔子求学,因家贫交不起充当学费的束修(干肉),就用曹溪之水为孔子精心酿制了一缸美酒白殊羽。同学讥笑说,曹溪的水,怎么能和束修相比呢?孔子闻此事,说,闵子不远千里来求学,精神可嘉,虽曹溪一滴,远胜似束修百条。这便是“曹溪一滴”典故的由来。

孔子曾经到萧国周游、讲学,闵子紧随其后。闵子谨言慎行任汇川,孔子十分欣赏,称赞他:“夫人不言,言必有中。”意思是闵子不轻易说话,一开口就能切中要害。同行的还有儒家八派之首创始人颛孙子张。他因敬仰闵子的孝行,此时也从鲁国迁居萧地居住。如今在离古村不远处的天门山,至今还留有圣人晒书场等古迹,记载着先贤们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足迹。
百善孝为先。孝,历来被视为中华文化的核心,它以一种纯真的道德情怀印证人间真情大爱,让人心生敬仰。元代尤溪广平人郭居敬有感历代孝子孝行,将他们的故事进行筛选烈火之炎,编纂成《全相二十四孝诗选》,简称《二十四孝》狛村左阵。闵子骞“单衣孝母” 便是“二十四孝”中的第三篇。后来,闵子的故事又陆续被豫剧、曲剧、晋剧、乐亭打鼓、琴书等列入经典曲目,在华夏大地传唱不衰。

徜徉在古村落,我们内心的期望与现实终于得到了嫁接。村东头,一幅巨大的壁画描绘出闵子父亲当年鞭打闵子的情形,画面栩栩如生,不难看出掺杂了画家爱憎分明的个人情感。不远处有两间瓦房,一间是闵子事迹展览馆贵族大盗,另一间门扉上悬挂着两块牌子,分别写着“鞭打芦花车牛返村千年古村落保护小组”“鞭打芦花车牛返村中国孝文化节筹备小组”。瓦房的门窗显得有些破旧,两块牌子却很新,在春日的阳光下很是耀眼。从村民口中得知,每年正月二十四,也就是传说闵子诞生日这天起,村中男女老少和附近四乡八邻的村民,都会自发来到这里,以古老的逢会方式集会三天,庆贺闵子诞辰,缅怀一代圣贤的孝行。

与古村落紧挨着的是一座古寺庙,名曰千佛禅寺,寺前院落里松柏掩映,香火缭绕。我不知道这座古寺院与古村落是否有某种因缘,也不知道它与孝祖闵子是否存在某种关联。我忽生感悟,这个古老的村庄所铭记的一代先贤孝道也许就是人们心中无形的佛,也许就是无边的禅。

上一篇:神之水滴红酒
下一篇:宏发三千院